Teleportation

=移
卡米尔中心的混乱邪恶。

试图脱离白嫖,安迷修和帕洛斯的那张是给朋友们画的儿童画
……犹豫了一下还是不打安帕了

我是第二棒

称之为奇遇也不为过。

狭路相逢的是信奉骑士道的独行侠与海盗团的军师,对上眼时双方明显都愣了一下,随即一个摆出戒备的姿态,另一个却没有动作,只是冰冷冷地望了过去。
打破对峙局面的则是安迷修。

"你走吧,我不会乘人之危。"

他很清楚面前的小个子不是战斗专长,也察觉到了对方在极力隐瞒负伤的事实。安迷修背过身走出几步,又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回头提醒。

"医疗点向北走就有一个,离这里五百米左右。"

卡米尔仍站在原地,半眯起眼打量着对方。骑士的冷流不知去了哪里,仅剩单手执着的热流泛着如同手术刀般冰冷的、机械的光。

…大约是碎了吧。

他扯了扯唇边的布料,把什么都遮住了,又什么也没遮住。


看图写话不及格型选手,尽力了。
……至少脱离白嫖了!
静候第三棒,给你添麻烦了,对不起。